再讓我睡五分鐘

玩笑

时光胶囊:

来自微博GN的点梗
快到节日了,应景来一发










    他以为这句话永远不可能从对方的口中说出。
  “圭,我想了想,我们还是不要再见面比较好呢。”海斗站在自己的眼前,如此郑重其事地说出这句话。
    在对方说出口的这句话时,永井圭猛地耳朵一嗡,只觉得整个世界都暗沉下来,仿佛有双无形的大手盖上他的双眼,遮住他的耳朵,捏紧他的鼻子,塞进他的嘴巴,让他在短时间内丧失最基本的五官。他瞪大了眼睛,仿佛没有听明白对方的请求:“你说什么?”
    海斗用没有任何感情的眼神凝视他,没有任何的犹豫地再重复了一遍他的请求:“我的意思是,我们就此别过吧。”
    紧接着永井圭下意识伸手抓住海斗的衣袖道:“你再说一遍!!”他的脸上满满都是错愕与惊慌,这是海斗从未见过的永井圭。即使当年因为被发现他是亚人也没有像是现在那般慌乱,这如同世界崩塌般的表情是任何人都没有见过的。
    所以他不由自主地喊出一句:“圭……我……”
  “……”可他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却被对方猛地伸手捂住自己的嘴:“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下去了!”
  “……”海斗整个人僵硬住了,他感觉到永井圭的身体正在微微颤抖着。他在恐慌吗?海死死盯着他的一举一动,只觉得现在的圭有些陌生得可怕。“我是不会让你走的!”他低声碎碎念:“哪怕你求我,我也不会让你离开我的。”
    被堵住嘴的海斗试图张张口想说什么,但是永井圭不打算让他说任何话。愤怒的火焰正在他的眼睛里沸腾着,他甚至还深吸呼吸好几次,让自己平静下来。可任何安慰的话语都是苍白无力的,海斗说得如此认真,甚至连反驳的余地都没有。 
    不,应该来说,海说出口的话,一定是经过深思熟虑过的,他从来都不会任性妄为,也不会随便改变主意。
    所以……他就要认定这样子的事实了吗?
    ——开什么玩笑!
  “唔……”见海斗试图想挣脱自己的控制,永井圭不由用力几分钳制:“别说话!任何话都不要跟我说,除非你收回之前的话,我才肯放开你!”
  “什么都不许说,你是我的!”
  “任何理由都不可以,即使你死了,你也不可以离开我!”
    永井圭一边用双手死死捂住海斗的嘴,一边阴暗地低吼:“不许不许不许不许不许——!!如果你真的要这么做的话,我不能保证我会做出点什么来!!!”
  “……”听到他这种几乎变态般的宣言,海斗不由耸耸肩,脸上流露出一丝古怪又满足的神色,仿佛永井圭此时的叫声回答了他内心中长久以来的答案。
  “那个……”就在两个人以相当可怕的状态僵持时,某个弱弱的第三声打断两人的沉默:“我是不是该澄清点事情?”
  “你……”永井圭转头发现居然是中野攻站在门口,但他没有任何兴趣管这家伙,他不由尖锐地说:“滚出去,今天没你什么事情!”
  “那个……其实这个话,是我让海斗君跟你开的玩笑啦。”然而中野攻的下句话却让永井圭猛地呆住:“玩笑?”看着他的脸上慢慢浮现出困惑的表情,中野攻不由挠头傻笑解释着:“你看,这不是快愚人节了吗?”
  “虽然海斗君是很不乐意啦,但是在我的强制要求下,他才勉强答应的。”中野话还没说完,就感觉到突然面前出现一团东西,如同闪电般地向他狠狠痛殴来。
  “呜嗷——!”中野攻吐出一口鲜血,但他的苦难还没有结束,甚至IBM的下一轮攻击就如同暴风雨般向他袭击而来。
    门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关掉了,只剩下依旧面面相觑的永井圭和被捂住嘴的海斗。
  “那个……”永井圭这才意识到现在他还保持强迫对方的行为,不由急忙松手往后连退几步道:“如果是开玩笑的话,早说啊……”他的脸上很快因为尴尬而染上一层浅浅的红晕,他低着脑袋来回念叨不少句话:“我就说海怎么会跟我说这话呢,果然是中野那蠢货惹出来的事情……”
  “真的很抱歉!”自我喃喃完毕的永井圭猛地抬头,跟海斗扭捏地说着:“之前说的话,你还是早点忘了比较好!”
  “那些不过是我的生气话,没有任何价值的!”
  “还是忘得越快越好!”永井圭整个身体都涨得通红,甚至连正常的举止都快忘得差不多,感觉到即使跟海斗道歉还是觉得周围气氛太过于热切的他不由急忙跑去开窗:“诶呀,夏天快到了,这天还真是说是热就热。”
  “圭——”就在这个时候,海斗冷不丁开口着。
  “还真是热呢!”永井圭似乎没有打算听他的话下去,而是热衷于开窗着。
  “我很高兴,你会说这种话。”他咧嘴笑道:“真的。”
  “天还是有点热……”听到海说出这句话,永井圭只觉得有股热气从脚底直接冒到头顶:“真是太糟糕了。”
    望着永井圭忙碌的身影,海斗的笑意不由渐渐加深。
    ——太好了,太好了。
    如果你听到分别这玩笑什么反应都没有的话,说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情的人,反倒是我呢。

评论

热度(93)

  1. 再讓我睡五分鐘时光胶囊 转载了此文字